全球视野下的工业4.0与中国新工业之路

中国国务院提出的“互联网++”的本质是指产业互联网+,与早期提出的两化融合,和现在提出的工业4.0不谋而合。“互联网++”是两化融合的升级版,将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型,所以很多…

中国国务院提出的“互联网++”的本质是指产业互联网+,与早期提出的两化融合,和现在提出的工业4.0不谋而合。“互联网++”是两化融合的升级版,将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型,所以很多人说,工业4.0是整个中国的一个时代性的革命。

移动互联网+在中国有十年的时间,移动互联网+过去的所有的资源、资金都已经压在第三产业,所以叫消费互联网+,现在移动互联网+来到工业、农业。互联网+现在是这个社会的底层、基础设施,随着移动互联网+带来的工业,就是工业4.0,它影响到整个中国的就业、军事、国防,影响所有的产品生产、制造、流程、供应链,所以工业4.0正在颠覆工业里面传统工业的整个生产模式。

“互联网++”是巨大无比的概念,“互联网++”里面有“互联网++金融”叫做互联网+金融、“互联网++零售”、“互联网+电子商务”,而“互联网++制造”就是工业4.0。中国政府推出了相对应的工业版4.0,就是中国制造2025,美国政府推出工业互联网+,这三个概念:德国工业4.0,美国工业互联网+和中国制造2025,在目标上是一致,本质内容是一致,都向一个核心,就是智能制造。

十年内最有前景的三类公司

结合中国工业现状来看,未来十年,中国工业4.0领域将有充足发展的三类公司有:

第一类是智能工厂,分为两种,第一种是传统的工厂转型成智能工厂,第二种是一出生就是智能工厂;

第二类是解决方案公司,为制造业公司提供智能工厂顶层设计、转型路径图、软硬件一体化实施的工业4.0解决方案公司。

第三类是技术供应商,包括工业物联网、工业网络安全、工业大数据、云计算平台、MES系统、

除这三类以外,虚拟现实、人工智能、知识工作自动化等技术供应商也会面临巨大的发展前景。

工业4.0解决方案

解决方案包括软件硬件。软件有工业物联网、工业网络安全、工业大数据、云计算平台、MES系统、虚拟现实、人工智能、知识工作自劢化等;

硬件是工业机器人(包括高端零部件)、传感器RFID、3D打印、机器视觉、智能物流(AGV)、 PLC数据采集器、工业交换机等;

所以工业4.0从过去的工业3.0到4.0有几个标志。第一从集装箱到现在的快递,第二个从模具到数据,这是一次巨大的产业革命,错过了工业4.0也就错过了这个时代。

2014年3月3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柏林演讲说到:由于新一轮的科技革命导致了新一轮产业革命。这个前提非常重要,也就是说没有这一轮的科技革命,也就没有了这一轮的产业革命。

德国政府所定义的德国工业4.0,由一个信息,一个网络,四大主题、三项集成、八项计划组成的框架机构。德国政府提出工业4.0整体框架有很多地方和中国的实际国情不同,操作上面还有一定的距离。

第一次工业革命以1784年瓦特发明蒸汽机为标志,产生于英国,延续时间86年。

第二次工业革命是1870年,产生于美国辛辛那提,以电力的发明为标志,延续时间99年;第三次工业革在1969年的硅谷,到现在已经44年,大概还会延续10到20年。

第四次工业革命以2013年德国汉诺威为标志,宣布这一轮工作革命以智能制造为核心。第四次工业革命延续时间大概为30到40年,所以说工业4.0、移动互联网+对中国工业的颠覆、再造和融合,才刚刚开始。

第一阵营:美国、德国

新一轮的全球工业革命实际上是工业和互联网+融合,美国提出了工业互联网+标准,希望关注设备互联、数据分析、以及数据基础上对业务的洞察,他们对传统工业互联网+互联互通,其关注点在大数据和云计算。

德国推出工业4.0,希望重新引导全球制造业潮流,这也是德国希望引导第四次工业革命最主要的标志。谁主导了这场工业革命,谁就成为这场产业革命的主导者,谁可以制订标准,就可以成为这个革命的王者,可以挽救欧盟的衰落,也可以使德国重新成为世界的霸主。

德国提出工业4.0,拥有强大的机械制造技术,嵌入式以及控制设备的先进设备和能力,德国很关注生产过程智能化和虚拟化的深刻改变。

工业4.0是德国和美国在增强这次工业革命主导权之争有两大目标,一个是智能制造,第二个智能工厂。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本质是主导这个世界未来的工业标准值争,是由德国和美国按照自己的逻辑路径、表述方法来进行推进。

第二阵营:中国、日本

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,由德国和美国在抢夺这个世界的标准,中国是一个标准的追随者,中国参与,中国政府也选择了德国标准,所以中国推出了中国制造2025,向工业大国向强国转型,中国工程院主导,公信部参加,拿出顶层设计和路径选择,2025核心是加快新一代新型技术和制造业深度融合为主线,以推进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。

这一轮工业革命为什么没有日本?日本在这一轮工业制订过程当中已经落后,是源于日本在信息技术的落后。德国可以成为这一轮工业革命的提出者,它拥有了强大的软件公司,SAP公司,库卡机器人公司、西门子硬件等研发很强的公司。

中国很缺少这样强大的工业软件公司以及机器人公司。所以这一轮产业革命德国和美国占据主导权,是第一阵营,中国和日本是第二阵营。

当然,在未来的工业4.0当中,日本还具有一席之位,因为日本的新材料研发以及技术积累方面有着深厚的积累,仍会有一些地位,但无法成为标准制订者。

可以看到,美国工业互联网+和德国工业4.0,实施路径和逻辑相反,但是目标一致。美国是以GE公司、IBM这些公司为支持,侧重于从软件出发打通硬件;德国是以西门子、库卡、SAP这些公司为主导,希望可以从硬件打通到软件。

无论从软到硬,还